四川男子持刀欲伤人并袭警 警察开枪将其击伤控制


据其介绍,大豆是我国进口量最大的农产品,主要用于榨油和提供豆粕饲料。去年我国进口大豆8851万吨,进口量占国内消费量的85%左右,其中巴西、美国、阿根廷进口比例分别为65%、19%、10%。今年1-2月,大豆进口1351万吨,同比增长14.2%。

据使馆通报,伊图里省为非法武装袭击和劫掠事件高发地区。袭击发生后,使馆已要求刚方采取切实措施保护在刚果(金)中国公民生命和财产安全,敦促刚方加快调查,缉拿凶手。

大豆进口会受国际疫情影响吗?

“目前这些国家人员往来等虽受影响,但大宗货物贸易仍在正常运转。”胡冰川提到,除非美国、巴西、阿根廷等粮食出口大国的疫情严重到影响其所有正常贸易,港口等经济活动都不开展,才会影响全球粮食贸易。

魏百刚坦言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近期国际粮食价格确实有所上涨,粮食安全再度成为国际上的热点问题,对此我们应该冷静理性看待。他解释道,当前世界粮食供给是充足的,2019/2020年度世界粮食(不包含大豆)供给量为34.7亿吨,总需求量为26.7亿吨,期末库存近8亿吨,库存消费比近30%,从全球供应总量来看,不存在短缺问题。

在他看来,目前传导比较显著的是食用植物油价格,主要因为我国大豆、棕榈油、菜籽油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度比较高,而且从2019年下半年以来,全球食用植物油普遍进入价格上涨阶段,叠加疫情影响,国内食用植物油价格有所上涨,可以预期的是涨幅会相对有限,在可控范围内。

那么是否有必要抢购囤积粮食呢?“粮食还是要吃新的好。”魏百刚表示,我国粮食产量丰、库存足,即使在前一阶段国内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,市场上的粮食以及各类副食品都是货足价稳,老百姓家里都是米面无忧,现在更没有必要去抢购囤积。

发布会传达出不少重要信号:中国口粮绝对安全有保障,人均粮食占有量持续高于世界平均水平,小麦和稻谷这两大口粮库存大体相当于全国人民一年的消费量。

胡冰川也提到,现有的粮食出口限制措施,主要是对疫情恐慌的应激反应,同时产生的另一个结果是全球农产品价格近期都有一定程度的上涨,幅度在8-10%左右。全球粮价上涨对我国粮价有一定传导作用,但影响不会很大。当前我国谷物对国际市场依赖度很低,水稻、小麦进出口主要是品种调剂。玉米和大豆会受一定影响,但是影响幅度有限,而且会在疫情结束以后带来一波下跌行情。

四是我国谷物进口量。我国谷物年度进口数量不大,去年净进口量为1468万吨,仅占我国谷物消费量的2%左右。此外,进口谷物主要是强筋弱筋小麦、泰国大米等,主要目的是为了调剂需求结构,更好满足人们个性化、多样化的消费需求。